【极短篇】那一晚,我仰慕的姊姊蹲在他裤裆前

林凯莉的极短篇,写那些成长里头的爱与慾,疼与痛。当我看见那女人蹲在男人裤档前,我想像的未来似乎也应声

2020-06-13科技要性

836浏览

母女三代阻塞的爱:重男轻女,从来无人从中获益


爱阻塞,所以心也阻塞

接下来,我们来看更大的系统,社会集体系统也会对孩子产生极大的影响。当身处某个社会集体中,我们往往难以察觉到这些集体观念对我们的影响,最典型的就是重男轻女。有些人头脑里知道它是不恰当或不公平的,却不知不觉跟着做,这就是对集体系统一种无意识的盲从。说穿了,这也是人们对集体系统的归属感需求。就像许多女性自己曾深受重男轻女之苦,但也这幺对待自己的儿女。以下就是一个实例。


我在新加坡的工作坊曾经来过一对母女,妈妈心脏不好,曾经因为心脏堵塞做过两次心脏手术。医生告诉她,可能需要进行第三次心脏手术,但这次手术可能危及生命。女儿阿霞也有自己的问题,她体重超重,心脏不好,跟弟弟相处也不融洽。她觉得妈妈偏爱弟弟,所以什幺事情都要跟弟弟争。

课堂上,我让代表把妈妈与女儿的关係排出来,两个人离得远远的,阿霞明显对妈妈有很多情绪,妈妈也不太愿意看女儿。似乎是妈妈的问题引发了阿霞的问题。

「你的家庭怎幺样?妳跟妈妈的关係怎幺样?」我问妈妈。

「是指生我的妈妈吗?」

「是。」我点头确认。

一提起自己的亲生母亲,妈妈柔和的脸部线条紧张了起来:「我家有三个孩子,哥哥、弟弟还有我。」

「小的时候家里面很穷,我爸妈特别重男轻女,他们留下了哥哥和弟弟。」说到这里,妈妈抿了抿嘴,「他们把我卖了。卖到第一个家庭,那家人嫌弃我长得丑,又把我转卖到第二家。那时候,我很恨我的爸爸、妈妈,我心里有一个愿望,希望长大后拿一堆钱砸到我爸妈脸上……」虽然妈妈竭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,但拿着麦克风的手却在微微发抖。

我在场中加入了妈妈的亲生母亲,阿霞的外婆。外婆一上场,妈妈立刻转过来,把后背留给了自己的母亲,她根本就不愿意看母亲。阿霞的外婆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女儿。

我问妈妈:「收养妳的那户人家,他们的家庭状况怎幺样?」

「养父母经济状况不错,他们对我很好。所以我后来的生活,包括经济状况,都越来越好。我接受了很好的教育,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。我跟丈夫的感情也不错,还生了一对儿女。」

「那留在家里的哥哥和弟弟呢,他们的生活状况如何?」我又问。

「他们过得还凑合,当然都没有我过得好。」

「依你看,妳妈妈为什幺把妳送到别人家里?」

我要引导她看到事件表像背后的深意。

「因为我是女孩。」

「不不,不是的。」我连连否定,「是因为妳妈妈想要妳活下来。妳妈妈想让妳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生活下去。而且,她办到了。妳不但活下来了,而且在一个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里面生活得很好。」我顿了顿,留一点时间给她思考,接着说:「妳看看妳现在的人生,跟两个兄弟相比,是不是不一样?妳妈妈是为了让妳活下来才这样做的,妳看到妈妈对妳的爱了吗?」

妈妈听了我的话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我继续问她:「当妳被送走后,是不是减轻了他们的负担?」她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我说:「这也是妳对他们的爱。」

当母亲对她的爱,还有她对父母的爱重新被看到,送走这一件事就不再是一种遗弃与排斥,而是一种彼此间爱的表现。终于,她开始慢慢转身,面对她的母亲,眼眶有点泛红。

几十年过去了,她终于第一次愿意看一看她的母亲了。

接着,我对她说:「妳知道心脏病代表着什幺吗?心脏病代表着心中的爱没有办法流动,心中的爱阻塞了。事实上,妳是爱妈妈的,但是妳的爱阻塞了。就如同妳的女儿阿霞也是爱妳的,但是她的爱也没有办法流动。所以她心脏也不好。妳想要妳的心脏变好吗?妳想要妳的女儿也跟妳一样,未来需要做心脏手术,甚至危及自己的生命吗?」

妈妈立刻坚定地否认:「不,我不要!」

「那今天是机会了。妳好好看看妳的妈妈。」我温和地看向她,让她感受到我的支持。在我的引导下,她一声声地叫着「妈,妈,妈……」她的眼眶越来越红,越来越湿润。

「看着妳的妈妈,走向她。」我再次引导。

几十年的阻塞、几十年的习惯性仇恨都让她的每一步变得艰辛无比。她似乎足有千斤重,完全无法抬起自己的双脚。场中的伙伴们都站了起来,手牵手,为她加油。好几分钟后,她似乎承接到大家的力量,慢慢开始挪动自己的脚步。

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她一点一点向母亲靠近,儘管非常缓慢。是的,无论仇恨有多少、误解有多深,爱才是解开千千心结的唯一金钥,没有什幺能阻碍我们对爱的呼唤。

「妈,妈,妈……」阿霞的妈妈一边喊着,一边抱住了自己的母亲,泪水在脸上肆意纵横。几十年了,她从来没有叫过亲生母亲「妈妈」,她用仇恨掩饰着自己对这份爱的强烈渴求。现在,这份爱终于流动了。

阿霞的外婆抱着女儿,泪流满面地迭声道:「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妈妈非常想念妳,妈妈也是爱妳的……」

在拥抱中,阻塞了几十年的爱终于流动了。她们抱在一起将近十分钟。十分钟后,她们才慢慢分开,看着彼此的眼睛。在我的引导下,阿霞的妈妈对自己的母亲说:「妈妈,谢谢妳让我活下来,我接受我的命运。妈,现在请妳也重新接受我做妳的女儿,请妳重新看到我是妳的女儿。」

阿霞的外婆看着她,重新拥抱她:「是的,我接受妳,我看到妳了。妳永远是我的女儿,我爱妳。」

说完这段话,两个人再一次相拥而泣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一直站在一旁的阿霞也慢慢靠近了她的妈妈。妈妈感受到阿霞的动作,转过身拉着阿霞的手说:「女儿对不起,现在妈妈看到妳了。过去妈妈因为重男轻女而受苦,但是我自己也用重男轻女的方式来对待妳。女儿,对不起,今天妈妈终于明白了,我的妈妈是爱我的,而我也是爱妳的。女儿,对不起,我爱妳。」

听了妈妈的话,阿霞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她紧紧抱住妈妈,对她说:「亲爱的妈妈,谢谢妳接受我是妳的女儿,谢谢妳愿意接受我是一个女孩。」

我知道,这三代人的爱在拥抱和啜泣声中,流动起来了……

半年后,妈妈带着阿霞来看我。妈妈气色很好:「老师,非常感谢你,医生告诉我,我的心脏不用再做手术了,它现在运转得很好。阿霞也变得苗条了,而且她跟弟弟的关係也有了很大的改善。现在她更懂得怎幺做一个姐姐,而弟弟也懂得尊重姐姐了。谢谢老师。」


解说:重男轻女,从来无人从中获益

很多女孩在妈妈肚子里就不被欢迎,这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会让女孩有自卑感,使她不认可自己的性别、不认可自己的存在。长大后,她与男性在一起的时候,也会觉得自己天生就差一些,造成很多夫妻关係的失衡。

因为自卑,女性会拼命证明自己的价值,压抑女性阴柔的能量。她觉得自己必须变得跟男人一样才是强大的,她不接受自己的女性特质,成为女强人、很阳刚,甚至比男人更阳刚。这种对女性特质的否定经常引发女性疾病,比如乳腺、子宫等器官的病变。

其实男性也并不会从重男轻女的观念中获益。当男孩成为这个家庭的「王子」,他享受了更多的关注,也就同时意谓着他必须为这个家承担更多。这样的男性,一种是成为家里的英雄,承担过多的家庭责任;另有一种情况是,他不堪重负,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,他变得脆弱不堪,甚至没有办法养活自己。

因此,要从我们这一代就开始改变重男轻女的情况,我们可以在心里对我们的爸爸、妈妈与长辈说:「亲爱的爸爸妈妈与长辈们,我尊重你们重男轻女的观念,但是请你们祝福我;如果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爱我的孩子,请你们祝福我;如果我不再用重男轻女的方式对待我的孩子,请你们祝福我。」

相关书摘 ►「家族创伤」冻结爱与生命力,孩子就会承接家中未完成的情绪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读懂孩子:掌握爱与教育的祕诀》,心灵工坊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周鼎文

当孩子出现情绪、健康、学习或行为问题时,
你知道他其实想表达对父母的爱吗?

为何当夫妻和解,儿子就回归正轨、不再逞凶斗狠?
为何重拾与母亲的连结,孩子就能克服恐惧与退缩,勇敢迈向心上人?

「家庭系统排列」是一种心理疗法,多用于家族治疗,以团体形式进行,透过釐清家族的系统性动力来解决问题。在排列师指引下,能够具体找出当事人家庭成员的互动模式和动力,进而抚平内心的伤口。

亚洲系统排列大会主席、道石教育创办人周鼎文,十多年来在台湾各大儿童医院、家扶及儿福机构、地方法院、身心障碍特教中心等辅导经验中发现:「爱与归属感」是影响人生的关键。许多孩子的问题背后,其实是出自「盲目的爱」──因为害怕失去归属感,而让自己用牺牲、承担、跟随或受苦的方式,与父母、家庭保有连结。

书中收录23则真实案例、八则练习与众多家长提出的常见问题,以国际知名的「家庭系统排列」角度,从整体家族运作来理解孩子的行为与问题,带领大人重新读懂孩子的心:

了解孩子对家的爱与承担,陪他们一同面对成长的烦恼。引导孩子管理情绪、建立界线,处理愤怒、不安或忧郁。找出孩子厌学、沉溺网路、寻衅滋事背后的情感因素。改善人际畏缩、欺负弱小、过动、自闭等校园常见议题。协助孩子面对手足对立、父母的冲突或离异。陪伴孩子面对亲人的死亡或家族的祕密。帮助单亲、重组家庭与隔代教养的孩子正向成长。

本书重点

详述如何透过「爱与归属感」改善孩子的行为、情绪、健康与人际关係。透过「家庭系统排列」为亲子关係与孩子的发展找到出路。论及单亲、重组家庭、隔代教养、堕胎、亲人死亡等深入议题。母女三代阻塞的爱:重男轻女,从来无人从中获益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