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元大期货】台股期指盘后-电子族群续扬,台指买气延续!

◆盘势分析◇行情短评台指期延续多头 台指期延续反弹,週三 Nasdaq 指数大涨 2%,激励週四台湾

2020-06-12技术评论

700浏览

母女关係有时候像是最终极的恐怖片


母女关係有时候像是最终极的恐怖片

我心痛的领悟了一件事。

如果我一味拉着女儿,最后这牢牢绷紧、岌岌可危的线就会应声断掉,我会就此失去女儿。

但那不代表我理解了,或是同意了。只是将我手中的线放鬆,退让了一步,使女儿能够走得更远一些;只是抛下期待、抛下野心,持续抛下某样东西退开罢了。女儿当真不晓得这有多困难吗?是佯装不知,还是不想知道?──引自《关于女儿》

关于女儿的故事,其实是关于母亲。

母女关係有时候像是最终极的恐怖片,肉身与灵魂皆无止尽的激烈对战。最亲近的人,往往也最懂妳的要害。像是最老派的电影手法,鬼魅会冷不防地敲打妳的门窗,妳当然不敢开门,只能躲在猫眼往外看。《关于女儿》便是关于母亲与女儿,双方都大门深锁,却不时躲在猫眼窥看对方的故事。

她们的日常对话很少,语言从来都不是为母之人的必杀技。母亲最厉害的,通常还有其他,那可能是细微的动作表情、操做家务的方式,每每伤人于无形。缺点在于,伤人一百,于己不可能无损。

生而为人,有理解另一个人的可能吗?或者问得更精确一点,生而为家人,会有理解另一个家人的可能吗?他人即地狱,那家人呢?有可能是《与神同行》地狱里无法穿透的祕密森林,是比地狱再地狱的地方。人们多半可以接受外人的不理解,家人的不理解,最让人无法忍受。母亲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,女儿看着母亲一日日老去,虽说大半生都知己知彼,却也拥有最多的沉默与未知。

《关于女儿》的故事里,父亲已逝,女儿是唯一的女儿,这个设定很实在,因为唯有在这样的场景下,可以移除掉其他身分与关係的屏障,没有父亲与兄弟的介入,场景清空,也就腾出角力的空间,母亲与女儿能够纯粹当一回母亲与女儿。

她们皆生为女性,皆需面对现实,皆具备经济上的压力,只是该怎幺继续生活,她们採取不同的策略。母亲想得很多,能转换成语言说出口的很少;母亲接受所有人的所有评论,接收世界的恶意,出自于某种善意、某种建议,她会将这些一口气倾倒在女儿身上。女儿离家得早,以母亲的话来说,并没有徵求同意就过起了自己的生活。房租压力将这对母女逼在一起,终究逼出了一个貌似「家」的空间。差别在于,女儿带着女友回家同住,女友甚至是更为稳固的经济支柱。二大于一,家庭里的主客于是交换,母亲在家里更像是外人,这下不是由内往外的窥看,母亲落在门外了,于是抵在女儿的房门口,努力想要把那样的生活看得更清楚一点。

我在阅读韩国小说,或是观看韩国影视作品时,常常会觉得这是个特别刚硬也特别父权的国家,表面光鲜,阶级分明,社会运动现场引发的冲突似乎更为剧烈,关注社会议题似乎是个负面标籤,而女性地位更是被逼到几无立足之地。例如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描述的女性困境,甚至当改编作品消息一出,女演员的社群媒体就被谩骂攻陷。

至于同志议题,更难有现身的余裕。相较于台湾,韩国的同志处境更为艰鉅。韩国民情保守,教会势力庞大,信仰基督教跟天主教的人口加起来约莫占三分之一。作为参考,台湾在二○一八年公布的「基督信仰与台湾社会调查报告」显示,基督教徒加天主教徒的比例约为六.一%。整体社会氛围的不友善之下,同志女儿要面对的困境,比台湾的状况还要腥风血雨。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,不难想像母亲面对女儿时,心中满溢的複杂情绪与焦虑。

读完本书,我很荒谬地想到〈郑伯克段于鄢〉,郑伯的母亲疼爱弟弟,不爱这个难产的长子,母子关係决裂,长子说出「不到黄泉不相见」的绝话。长子思念母亲,后悔了,臣子献计,挖掘一条很深的隧道,在涌出黄色泉水的隧道相见,不就可以了吗?母子两人在有生之年重逢,和好如初。本书中虽然仅有一个女儿,在母亲心中,却总是想像一个更为理想的女儿,最可恶的不是女儿做不到那个理想,而是可以达成,却不愿意。

如此的母女关係该怎幺解,大概也须依靠黄泉了吧。双方都埋首于挖掘自己的隧道,各自有觉得宝贵不愿意放弃之物,然后有一天,发现自己珍视的,原来在别人眼中不屑一顾,在绝望的黄泉路上,她们某种程度才真正的看见了彼此。也许人终究是无法理解另一个人的,愈贴身愈难看清楚,儘管如此,要先「看见」。人们都说为母则强,我觉得不是,不能只依靠单方面的善意,而是当女性真正看见了自己的处境,釐清了自己为何这样说、这样想,身为女性,才能找到无止尽的力量来源。

相关文章